<thead id="mu2q7"><option id="mu2q7"></option></thead>
    <th id="mu2q7"><video id="mu2q7"></video></th>
    <th id="mu2q7"><video id="mu2q7"></video></th>
    <code id="mu2q7"><nobr id="mu2q7"><track id="mu2q7"></track></nobr></code>
  • <th id="mu2q7"></th>
      
      
    1. <code id="mu2q7"><menu id="mu2q7"><sub id="mu2q7"></sub></menu></code>
        <object id="mu2q7"><nobr id="mu2q7"><samp id="mu2q7"></samp></nobr></object>

        論自我同一性概念的整合
        2013-09-04 13:43:07   來源:轉貼   評論:0 點擊:

        自我同一性是西方心理學一個重要的概念,但至今沒有一個普遍接受的定義。通過對自我同一性概念內涵不一得歸因分析,指出了整合自我同一性概念應關注的幾個范疇,進而提出自我同一性是一個與自我、人格的發展有密切關系的多層次、多維度的心理學概念。
        韓曉峰1, 郭金山2

        第24 卷 心理學探新 PSYCHOLOGICAL EXPLORATION
        2004 年總第90期  第2 期 7-11


        (1. 吉林大學 行政學院,長春130012 ;2. 吉林大學 社會心理學系,長春130012)

         
        摘要:自我同一性是西方心理學一個重要的概念,但至今沒有一個普遍接受的定義。通過對自我同一性概念內涵不一得歸因分析,指出了整合自我同一性概念應關注的幾個范疇,進而提出自我同一性是一個與自我、人格的發展有密切關系的多層次、多維度的心理學概念。本質上,它是指人格發展的連續性、成熟性和統合感,它包含三個層面的內涵:(1) 最基本的層面,即ego -identity ; (2) 個人同一性;(3) 社會同一性。

        關鍵詞:自我同一性;概念;整合


          同一性(identity) 幾乎是當代社會科學無所不在的概念,它遍及哲學、心理學、精神分析學、政治科學、社會學、人類學和歷史學[1] 。埃里克森( Erik H Erikson)1946 年將同一性概念引入心理學,1963 年首創自我同一性概念并被廣泛地應用于社會心理學、人格心理學、發展心理學、教育心理學、咨詢心理學和文化心理學。Kovel 認為Erikson 的自我同一性概念是20 世紀系統描述人類發展的最有影響的概念之一[2] 。但自我同一性的概念至今沒有一個普遍接受的定義,這種狀況影響了自我同一性這一重要概念潛在的解釋力量,從而制約了自我同一性理論和應用研究的發展。

        1  自我同一性概念內涵不一的歸因分析

        1. 1  Erikson 自我同一性概念邊界不清Erikson 被稱為自我同一性之父,其自我同一性概念起源于自我的精神分析理論,并在臨床實踐中提出了自我同一性的概念。Erikson 在《同一性: 青少年與危機》中,將他20 年來所寫的有關同一性的文章進行匯編,認為自我同一性的概念可以從不同的角度來定義,在不同的層面上來使用以強調不同的問題: (1) 從主觀的方面以同一感來界定同一性為“一種熟悉自身的感覺,一種知道個人未來生活目標的感覺,一種從他信賴的人們中獲得所期待的認可的內在內信”。強調同一感的三個重要的組成要素: 連續性(continuity) 、一貫性(consistency) 和一致性(sameness) [3] 。這就是說,其一,人必須體驗到內部一致性,才能保證行動和決定不是任意的,獲得確定一致的價值觀、原則和社會期望,進而指導和規范著一個人的行為;其二,內部一致感是跨時間連續的, 即過去的行動和對將來的希望被體驗為與現在的自我相關。(2) 以結構的術語,從發生學的視角來界定自我同一性,Erikson 把心力內投(projection) 、自居作用(identification) 和同一性形成看成是自我成長的步驟,認為同一性產生于對兒童期各種自居作用的有選擇的拋棄和相互同化,并將其吸收為一個新的結構中[4] 。(3) 從功能的層面界定自我同一性概念,指出自我同一感是最佳的心理功能的一個方面,是同一性危機解決的精神和諧狀態。即如果軀體、自我和社會都運行良好,個體將有一種心理的幸福感(well -being) ,并伴隨有一種內在的把握感、一種何去何從的方向感和確定的預期感以及自我的整體一致和連續之感[5] 。(4) 從社會、文化、歷史的環境的角度考察自我同一性的概念,把自我同一性擴展為一個心理社會現象,認為同一性植根于個體和其共有的文化之內,注意到同一性的性質是由三部分組成的,即生物學狀態、個體的經驗組織和社會、文化背影都共同給予一個人獨特的意義、形式和持續性的存在,提出了同一性的世代的問題并將群體中組織經驗的基本方式稱之為集體同一性的東西[6] 。

        (5) 從意識和潛意識層面來理解自我同一性概念,他在借助“..感”這個詞界定自我同一性時,認為它滲透于表層和深層,包括了我們體驗到的意識內容或潛意識。

        由上可見,Erikson 賦予自我同一性概念多方面的含義。它有時指過程,有時指功能;有時指個體獨特的意識感,有時指經驗連續性的潛意識追求;一個時期指個體自身的獨特性,用以表示比較的差異性, 另一個時期指集體理想的一致,用以表明所屬的群體—民族、種族、宗教、性別、職業、階級、政治和國家的同一性。加之他是以印象派的風格、藝術家的氣質運用富有哲理而頗具文學性筆調呈現了一個不固定的概念,沒有把概念邊界表達清楚,造成了許多理解上的困難,致使后來的研究者可以抽取片斷的自我同一性定義來支持和論證自己的理論和實證研究,成為自我同一性研究發展的一個障礙。

        1. 2  自我同一性概念操作定義標準不一
        瑪西亞(James Marcia) 克服了Erikson 的自我同一性概念的困難,超越內在心理或現象學的描述,將自我同一性作為可以被觀察的事情來研究,被稱為自我同一性研究的集大成者。Marcia 根據個體應對自我同一性形成任務所采用的策略(各種可能性的探索) 和結果(承諾的類型) 來給出自我同一性的操作定義。探索是指在達到個人同一性的不同方面(如職業選擇,宗教信仰、性別角色等) 的過程中努力奮斗、主動探詢的過程;承諾是指在上述領域中所形成的堅定和牢固的決定以及對實踐活動的投入。因此,Marcia 是以自我同一性形成過程中探索和承諾的行為特征為變量或定義標準提出對自我同一性的定義。從而改變了Erikson 彌散的精神分析的自我同一性概念,也使Erikson 的自我同一性理論過渡到明確可驗證的理論,為自我同一性的實證研究奠定了堅實的基礎。但Marcia 的操作定義受到了一些新埃里克森定向(Neo -Eriksonian) 的自我同一性研究者的批評。認為Marcia 的操作定義沒有全面地包含Erikson 的自我同一性概念,將自我同一性等同于選擇和做決定。Waterman 認為Marcia 定義只關注同一性過程而忽視了對各領域同一性的理解,從而提出了“個體在生活的所有方面都表現出同樣的同一性狀態嗎?”的挑戰,Waterman 將表現感(expressiveness) 作為自我同一性操作定義的第三個變量;Archer 提出了自我同一性概念定義標準的排他性和主觀性問題;Josselson 從性別同一性的視角對Marcia 的操作定義提出挑戰,主張應將聯系(connectedness) 作為第三個變量引入自我同一性的操作定義。

        1. 3  自我同一性研究者理論框架的不同
        一方面,從20 世紀80 年代末期出現了從內在心理結構或現象學方面把握同一性的努力[7] 。如Blasi 作為主體自我(self -as -subject) 的自我同一性概念,McAdams 強調敘事取向(narrative approaches) 的自我同一性概念,Kroger 強調自我與客體平衡的自我同一性概念,Grotevant 、Bosma 、Berzonsky 強調自我建構的自我同一性概念以及Darid Moshman 的綜合。從研究立場上看,現象學取向企圖超越自我同一性的實證研究,認為Marcia 建立的自我同一性的操作定義以簡單化的策略對青少年在具體的意識形態和人際關系領域的態度和選擇進行描述,將自我同一性作為片斷的、分離的而不是整體的心理現象來描述,歪曲了Erikson 自我同一性觀點,把自我同一性簡化為問題的解決行為和生活中重要選擇的決定,沒有把握自我同一性的全部本質。另一方面則在于后來的同一性研究者,沿不同的理論傳統,抽取Erikson 自我同一性概念的一部分或不同層面的內涵來作為自己的理論假設。例如Waterman 以幸福論哲學強調本質先于存在的觀點,提出一個人對自我同一性的尋求是一種確認那些與“真我”(true self) 一致的潛能的努力,同一性形成的隱喻是發現的而不是創造的。而Theodore Sarbin 懷疑發現“真我”的可能,認為自我同一性是創造的而不是發現的。激進的建構主義否認任何種類“真我”存在的可能性,并因此視同一性為創造的——沒有限制的自由意志的行動。

        1. 4  自我同一性與相關概念的交叉
        自我同一性概念自提出后就面臨著與相關概念的邊界劃分問題。Erikson 指出“同一性最為含混的意義被不同的人們在不同的形式中暗示為自我(self) ,如自我概念(self -concept) ,自我系統( self system) ,或如希爾德和費登所描述的動搖不定的自我經驗(self -experience) 等等”,Erikson 進一步指出“如果讓人格學和社會心理學中經常等同于同一性或同一性混亂的某些名詞(前者如自我概念、自我意象或自尊,后者如角色模糊性、角色沖突或角色喪失) 把有待研究的領域接了過去, ..那也是明顯的錯誤。”[8 ] Erikson 認為只有精神分析和社會科學站在一起才能最終地描繪出個人生活在變化多端的社會中的進程。但Erikson 沒有說明自我概念和自我同一性的邊界,后來的研究者也很少注意到二者的區別,有時交互作用。

        2  自我同一性概念的整合

        最近, 很多同一性研究者( 如Grotevant 、John Heaa 、Darid Moshman 、Kroger 、Sech Schwartz 等) 已經意識到自我同一性概念整合的重要意義并做了一些嘗試。Schwartz 提出將各種自我同一性的概念和理論組織為一個更綜合的框架是可能的,指出了整合的兩種努力方向:一是按結構,二是按過程來比較多種自我同一性理論模型的關系,進而使各種不同的觀點和研究能夠溝通,形成一個總的自我同一性觀點, 加強當代自我同一性理論與研究的效度[9] 。本文認為對自我同一性概念整合需關注幾個范疇。

        2. 1  自我同一性自身多維度的整合
        Erikson 的自我同一性概念具有多維度的性質, 他將自我同一性視為自我同一性(ego -identity) 、個人同一性和社會同一性三個層面,強調自我與環境、個人與社會之間的相互依存的關系。但他持有個人—社會兩因次發展平行論的觀點,將個人成長和社會的進化視為兩個獨立而平行的系統[9] 。因缺乏對
        心理社會同一性中社會方面的研究而停留在自我—個人同一性的描述。后來的研究者(到20 世紀80 年代末,90 年代初) 多以主觀的傾向忽視Erikson 的理論或選擇其中的某些成分作為基礎或作為理解自我同一性概念的框架,依然停留在自我(go) —個人同一性層面, 僅是對Marcia 同一性狀態理論的延伸[10] 。例如Grotevant 對探索過程做了深入的考察, Berzonsky 基于人們問題解決和決策的特征創建了同一性的個體差異的觀點,Waterman 給自我同一性增加了自我發現的成分。到20 世紀90 年代后期,則出現了關注個人同一性和社會同一性的自我同一性概念的進一步發展,真正地研究同一性發展的社會、文化的作用。例如,Adams 強調個人同一性與社會同一性的相互作用,Cété詳述了指導同一性發展的社會、文化過程。Kurtines 集中在社會、文化中個人同一性的研究[11] 。另外,從社會學、社會心理學對同一性的研究中,也可以發現很少與Erikson 定向的自我同一性研究搭界,主要集中于角色同一性和社會同一性的研究。

        因此,本文認為要建立明確一致、整合的自我同一性概念,就必須整合Erikson 建立的三個層面(維度) 的同一性,整合各種研究傳統的研究成果。要忠實于Erikson 的自我同一性含義,以發展—社會的取向整合自我同一性的內在和無意識方面(即ego -i2 dentity) 、目標、信仰和價值觀(個人同一性) 與社會、文化環境的嵌入(社會同一性) 。自我同一性概念的整合實際上是包含了實際從未整合的個人與群體,內部與外部、個體與社會關系的人類古老的命題,它是整合自我同一性概念的難點,也是前提性的條件。

        2. 2  自我同一性的結構、內容、過程和功能的整合
        Erikson 分別從過程(自我同一性的形成) 、內容(自我同一性領域) 、功能(同一感) 、結構(整合投射和自居作用為新的完形) 來界定自我同一性的概念。Marcia 認為可以從結構、現象和行為的方面來理解自我同一性,以可觀察、描述的成分對自我同一性進行操作定義,后來Marcia 也以結構的術語定義自我同一性:
        “愿提出另一種解釋同一性的方式,同一性是作為內在的動機、能力、信息和經驗的自我組織結構。”Waterman 特別關注內容變量和過程變量的自我同一性,并強調自我同一性的功能,對Marcia 的操作定義提出質疑。Josselson 的操作定義引入了內在心理領域和人際關系領域的對峙。強調自我與客體平衡與自我建構的自我同一性概念企圖以內化、同化與順應的視角解釋自我同一性的過程和功能。敘事取向的自我同一性關注結構、內容、功能卻忽略過程。由此可見,自我同一性概念沒有整合的一個重要原因則在于僅僅關注過程、內容、功能、結構的一個或幾個方面。Grotetvant 用音樂的隱喻意在關聯自我同一性過程、內容、功能和結構,尋求自我同一性整合的本質[12] 。

        本文認為,整合自我同一性的概念必須首先關注自我同一性結構。因為結構的整體性特征并不排斥元素,這為實現自我同一性跨領域的整合提供了可能;而結構的轉換性就為自我同一性的形成和發展提供了基礎和標志。正如建構主義的觀點:同一性是個體與世界互動的結構或框架,這一同一性結構在遇到新的經歷和信息時不斷地進行同化和順應的辯證交替,自我同一性才能得以發展。另外,結構為轉換關系的整體,其有序的轉換規則,是保證結構發揮功能的前提。對于同一性而言,正是這一結構最終提供了自我的一致感和連續感,如果沒有形成跨時間存在的自我結構,個體則產生無目標感和無意義感,甚至出現障礙性的行為癥狀,這也證明了自我同一性結構的實體性存在。因此,只有從結構的方面去關聯自我同一性的過程、內容、功能,才能理解自我同一性,進而把握自我同一性的本質。

        2. 3  自我發現的同一性與自我創造的同一性的整合
        自我同一性概念的理解一直存在著賦予的同一性與建構的同一性,或稱為指定的同一性和選擇的同一性,或稱為發現的同一性與創造的同一性之爭。這一爭論實際上是遺傳論與環境論、先天論與經驗論之爭的延續。Waterman 以幸福論哲學強調本質先于存在的觀點,提出一個人對自我同一性的尋求是一種確認那些與“真我”(true self) 一致的潛能的努力,同一性形成的隱喻是發現的而不是創造的,認為每個人都有潛在的、未被認知的自我同一性,需要變成明顯并起作用的同一性,而實現這一過程是不容易的,這可由與同一性危機相聯系的壓力證明[13] 。

        同樣Blasi & Glodis 提出同一性形成必然地是由發現的組成。而Theodore Sarbin 懷疑發現“真我”的可能,認為自我同一性是創造的而不是發現的。激進的建構主義否認任何種類“真我”存在的可能性,并因此視同一性為創造的——沒有限制的自由意志的行動。Marcia 和Grotevant 認為自我同一性既包括發現的成分,也包括創造的成分,只不過同一性研究的主流更關注創造、建構的同一性。

        當代的同一性理論者認為這些爭論是不合適的,至少自我同一性是從復雜的遺傳和環境因素的相互作用中出現。Kit Welchman 認為同一性既有穩定的成分,是由出生的環境和生物遺傳固定的;又具有可塑的成分, 是由個體在生活中建構和創造的[14] 。因此,自我同一性概念的整合也應關注這一爭論,實際上,自我同一性包含相互作用的兩種成分:多為創造的,也有發現的成分。

        3  自我同一性概念的界定

        自我同一性是一種重要的心理社會現象,也是一個與自我、人格的發展有密切關系的多層次、多維度的心理學概念。本質上,它是指人格發展的連續性、成熟性和統合感,它包含三個層面的內涵: (1) 最基本的層面,即ego -identity。此層面的自我同一性為自我綜合和個人性格的連續性,指兒童期自居作用的私下或無意識的綜合的基本信念; (2) 個人同一性,即自我(self) 與環境相互作用下,個體表現出的一套目標、價值觀和信念。個人同一性包括職業目標、交往偏好、詞語選擇等確定個體的獨特性并與人區分的自我的其它方面的事實; (3) 作為環境定向層面的社會同一性,即與團體理想一致的內在保持感和團體的歸屬感。因此,自我同一性(self -identity) 包括Erikson 最初意義上的自我同一性(ego -identi2 ty) 以及個人同一性和社會同一性,三者的不同在于賦于自我(self) 的水平不同。

        具體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來進一步理解自我同一性的概念: (1) 自我同一性是對“我是誰”內隱和外顯的回答,它兼具意識的一面和無意識的一面,它包含著“我已經是什么”“我想成為什么”“我應該成、和為什么”,同時也包含我不是什么”“我不想成為什“、么”和“我不應該成為什么”。(2) 自我同一性是人畢生追求的核心的心理社會發展任務,是通過自我的綜合作用,形成的關于一個人自己的個性、信念、目標、價值觀的內在、主觀、統一、連續、成熟的自我概念,并成為自我發展的標志和動力。(3) 自我同一性是內在自我及其與社會、文化環境之間的平衡。一方面與自我發展相聯系,是一個人的真實自我(個體本質存在的內在狀態) 、現實自我(個體存在的外在狀態) 和理想自我(個體存在的理想狀態) 一致性關系的建立,是自我內在張力的適度;另一方面又是自我與社會文化環境相互作用的適應性反應,產生經驗的一致性和連續性,使個體生活在過去、現在、將來的自己無論在哪一個時間和空間都能在意識和行為的主體方面實現自我的統一。在主觀上則表現為互為關聯的存在感(明確我是誰和我的位置) 、一致感和連續感(人格跨時空的一致性) 、心理的成熟感、生活的意義感和方向感(自我導向的目標意識);客觀上保證人與社會的有效整合。(4) 自我同一性作為結構是核心的自我調節系統。它是個體描述、關聯和解釋相關特征、經驗和選擇合適的行為的理論或原則。它不是機體自然的成熟,而是一個主動尋求的過程。在遇到新的經歷和信息時不斷地同化和順應構成了個體生活的參照框架和關于自己的理論的發展,使個體在矛盾的現實中保持人格的統一,標志著自我的發展和人格的成熟。

        參考文獻

        [1]  Sheldon Stryker , Peter J Burker. the Past , Present , and Fu2 tureof Identity Theory[J]. Social Psychology Quarterly, 2000 ,63(4) :284 -298.
        [2]  Kit Welchman. Erik Erikson : His Life , Work and Singifi2 cance[M] Philadelphia : Open University Press , 2000. 127 -128.

        [3]  Kit Welchman. Erik Erikson : His Life , Work and Singifi2 cance [M]. Philadelphia : Open University Press , 2000. 50.
        [4]  [10 ]  [ 13 ] G R Adams. Adolescent Identity Formation [M]. London: Sage Publications,1992.123 -124,57 58 ,37.
        [5]  A S Waterman. Identity in Adolescence : Processes and Con2 tents[M]. London:Jossey-BassSocial Inc,1985.60.
        [6]  [8]  (美) 埃里克"H"埃里克森. 同一性:青少年與危機[M]. 孫名之譯. 杭州: 浙江教育出版社,1998. 38 , 10.
        [7]  Daniel K. Lapsley , F. Clark Power. Ego , Self and Identity : IntegrativeApproaches [M]. New York: Springer-Verlag, 1988. 227 -228.
        [9]  車文博. 弗洛伊德主義論評[M]. 長春: 吉林教育出版社,1992. 1069 -1070.
        [11]  Seth J . Schwartz. The Evolution of Eriksonian and Neo -Eriksonian Identity Theory and Research : A Review and In2 tegation [J ]. Identity: An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Theory and Research , 2001 ,1(1) : 7 -58.
        [12]  Jane Kroger. Discussions on Ego Identity[M]. London: Lawrence Erlbaum Associates ,Inc. ,1993. 121 -147.
        [14]  RichardDAshmore,LeeJussim. Self and Identity: Funda2 mental Issues[M].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7.5-8. The Integration on the Concept of Self -identity Han Xiaofeng1 ,Guo Jinshan2


        相關熱詞搜索:自我同一性 概念 整合

        上一篇: 性別與欲望的后現代敘事
        下一篇:抑郁癥的心理治療(綜述)

        分享到: 收藏
        評論排行
        成人在线亚洲